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裁谢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
2022-03-06 22:26

  35份提案、近8万字――作为公募基金行业唯一的一位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裁谢卫自2008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至今已参政议政15年,履职“成绩单”亮眼。

  随着资管新规逐渐落地,打破刚兑、理财产品净值化已是大势所趋,公募基金迎来高质量发展新征程。最新数据显示,国内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已突破25万亿元,成为财富管理行业的中流砥柱。今年全国,谢卫带来了两份提案,一份是《关于进一步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建议》,另一份是《关于增强公募基金服务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能力建设的建议》, 均聚焦公募基金行业发展。

  近年来,我国公募基金市场保持快速发展,公募基金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的专业机构投资者,在践行普惠金融,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上承担着重要职责,为进一步推进公募基金行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谢卫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构建和完善以持有人利益为核心的良好治理结构,要正确处理好持有人利益、股东利益、公司利益、员工利益之间的关系。一是要正确处理好业绩和规模的关系。谢卫表示:“投资业绩是赢得投资人信任的主要方式,规模是企业利润的主要来源,要把规模的增长置于投资业绩的约束之下,不能以牺牲业绩来追求规模的无序扩张。”二是要处理好人才与激励的关系。人才是公募基金行业的核心资源,必须得以尊重和呵护,并给予适度的激励,鼓励更多的优秀人才承担起普惠金融的责任,但是过度激励容易导致投资和营销的短期行为,损害持有人利益,同样必须加以规范。三是建立企业责任文化。作为以人为本的公募基金行业,应时刻谨记肩负的信托责任,鼓励基金公司多角度展示持有人的投资收益。

  其次,提升产品辨识度,助力财富管理市场健康发展。谢卫认为,净值化时代到来,给公募基金深度介入财富管理市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需要市场提供更多具备辨识度、性价比高的产品,努力解决“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的发展困境,获得财富管理市场应有的地位和口碑。对此,他建议产品设计端应该更加精准。在产品设计之初要充分考虑到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框架的成熟度、可延展性、可承载的管理规模,并通过多种方式让渠道、合作伙伴、投资者明晰和理解,实现投资人在共同认知下长期持有。同时,公募基金应该遵守契约精神,不能因为市场环境和热点的切换而引发大的“风格漂移”。还要更加关注理财型客户的财富增值需求,在控制一定权益仓位、波动率、回撤的基础上,努力打造在净值化时代能被更多理财客户接受的低波动、稳健的增值产品,增强公募基金在理财客户财富增值领域存在感和信任感。

  此外,还要大力推动公募基金投顾业务高质量发展,更好服务居民财富管理需求。谢卫建议,一是投资上要坚定大类资产配置。为不同客户构建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投资策略,要警惕因为市场热点的变化借投顾的方式进行规模的营销。二是持续关注并了解客户。投资的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变化,客户的投资目标也可能阶段性发生变化,因此投顾必须时刻了解策略的执行情况,帮助客户匹配适合的产品,努力成为客户账户的“守护者”。三是在专业基础上加强投资者教育。普通人很难理解的投资问题,需要投顾运用专业的力量、平实的语言、体系化的引导,建立起熟悉、易懂的理财认知。

  2021年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落地步伐加快。

  谢卫长期关注养老金制度发展,连续3年提交了养老金方面的提案。继2020年提交《关于发挥公募基金作用、提升年金基金投资增值能力的建议》、2021年提交《关于进一步发挥税收政策作用、推动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发展的几点建议》提案后,2022年他又提交了《关于增强公募基金服务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能力建设的建议》提案。

  “公募基金行业自2018年起开始推动发行养老目标基金产品,在管理规模、服务人数和投资业绩方面均取得一定成绩,但在高质量满足个人养老投资需求、助力个人养老金制度发展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谢卫直言,一是现有产品管理水平不等。全市场共有50家基金公司发行养老目标基金,但各公司在治理水平、经营管理规范程度、大类资产配置和投资能力等方面有显著的差异,增加了投资者选择该类养老产品的难度与风险。二是产品设计与市场需求契合度有待提高。谢卫介绍,“在产品设计上,我国的养老目标基金借鉴了美国目标日期基金和目标风险基金的设计思路,投资策略相较于传统公募基金更为复杂。尤其是目标日期基金,其资产配置比例随时间动态变化,初始权益资产比例较高、波动较大,在当前我国居民整体金融素养水平偏低、养老投资风险偏好相对保守的国情下,老百姓理解和接受需要一个过程。”三是尚未形成成熟的行业个人养老服务体系。四是行业发展亟需政策支持。对于一个新兴领域,行业在养老类产品设计、养老投资人才培养等方面缺少专门政策支持,存在产品本身养老属性不够突出、养老投资人才稀缺等问题,不利于行业进一步推动个人养老财富管理服务的高质量发展。

  因此,谢卫建议,坚持稳字当头,优选机构参与个人养老金市场。建议立足于高质量发展目标,坚守公募基金发展定位,选择治理结构完善、大类资产配置及投资能力突出、内控制度健全、养老目标基金管理具有一定市场影响力的基金公司先行开展个人养老金业务,助力个人养老金制度稳步推进。

  “还要优选产品,提升行业个人养老金产品供给和服务能力。”谢卫表示,在个人养老金制度起步阶段,鼓励基金公司持续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养老金融产品,充分发挥公募基金权益管理能力,明晰产品风险收益特征,提高养老金融产品辨识度。优先将具有低波动、收益相对稳健、风险相对可控特点的、包括目标风险在内的养老产品体系作为行业参与个人养老金市场的重点产品予以支持。“以该类产品为先导,严守安全底线,配套做好投资管理、风险控制、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等相关工作,让老百姓愿意投、放心投、长期投,逐步提升老百姓对包括目标日期基金在内的行业养老产品体系的接受度。”谢卫说。

  此外,他建议,行业合力深入开展投资者教育,打造行业的个人养老金服务体系。考虑到个人养老业务发展尚在起步期,行业要切实站位于老百姓角度思考如何衔接养老配套服务,组织、推动行业形成合力开展个人养老投资的宣传和引导,深化养老投教工作,将基金投顾业务与个人养老财富管理需求的应用场景有效结合,将基金投顾服务与包括养老目标基金在内的养老产品体系结合起来进行整体宣传,打造让老百姓“看得明白、搞得懂、好操作”的行业的个人养老财富管理服务体系。

  谢卫还建议,要进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提升行业整体竞争力。一方面对于个人养老金业务发展初期的新产品、新模式给予更多政策支持,鼓励基金公司研究探索更多真正满足老百姓养老投资需求的产品。另一方面,在养老投资人员的长期考核和激励方面出台相应政策,帮助基金公司吸引、培养、留住更多的养老投资人才,推动行业形成养老金长期投资机制,提升行业整体竞争力,从而更高质量地发展真正满足老百姓养老投资需求的个人养老财富管理业务。